美國總統川普。(新華社資料照片)
美國總統川普。(新華社資料照片)
今年2月,美國國防部向國會提交成立太空軍的立法建議。(設計畫面)
今年2月,美國國防部向國會提交成立太空軍的立法建議。(設計畫面)

美國總統川普日前透露,新財年國防預算將再創新高,加上五角大廈已向國會提交成立太空軍的立法建議,被視為因應中國和俄羅斯。有論者認為,川普素以雷根為師,種種動作令人想起雷根時代的「星戰計畫」,以及對抗蘇聯的軍備競賽。有學者認為,美國與大陸各自有軍事戰略轉型的需求,因而看似軍費各自逐漸增加,難與當時時空背景相提並論。

今年2月19日,美國國防部向國會提交成立太空軍的立法建議,若美國國會通過立法,太空軍將是1947年美軍成立空軍以來首次建立新軍種,五角大廈指中國和俄羅斯一直積極研發太空反制能力,特別是中國已展示反衛星能力,俄方也在積極開發類似能力。

成立新太空司令部

事實上,1985年美國曾成立過太空司令部,但因2011年的911事件後,武裝力量轉向國土防衛和反恐,2002年解散;去年12月,美國正式成立了新的太空司令部。

另一方面,在結束二次川金會後,川普2月28日在阿拉斯加州一個軍用機場短暫停留,表示即將推出的2020財政年度政府預算,將包括比往年更高金額的國防預算。白宮為2019財政年度提請7160億美元的國家安全預算,含國防部名下的6860億美元,與國會磋商協調後,國防部最終獲得6744億美元撥款。

中正大學戰略所助理教授林穎佑接受《旺報》訪問時認為,現在陸美之間不太能跟雷根時代的美蘇相提並論,即便有軍費成長或潛在的軍備競賽,但不太像是當年美蘇之間尖端科技的競逐,而是雙方都有軍事轉型與新任務需求。

解放軍預算成長有3

林穎佑舉例,解放軍預算成長有三大主因,一個是新武器出現,過去沒有航母,現在就有了兩三艘,其次是新任務增加,以前不用去亞丁灣,現在有更多演習,船、飛機出去,實彈演訓都所費不貲;第三是軍人福利改進,新設退役軍人事務部,在退伍人員改革、補償上都有新增經費。加上解放軍自2016年啟動軍改至今,單位的新增、整併,都是開銷。

至於美國,林穎佑也提到,美軍這幾年朝向各軍種高度聯合以維持軍事優勢,加上先前美軍海上事故頻傳,發現是海上巡曳任務增加,人力不足所致,這些都需要增加預算,進行大規模改革,以及因應網路、太空軍等科技發展下的新戰略。

#川普